您當前的位置 : 根目錄  >  新聞中心  >  漳州要聞

紅旗漫卷“靖和浦” —“重走紅軍進漳路”采風活動走進平和漳浦

您當前的位置 : 新聞中心    2019-10-26 09:20  來源:閩南日報-漳州新聞網  編輯:林心凌 黃遠林   
字體:【
采風團成員瞻仰平和暴動紀念碑 本報記者 李林 攝

  滿山綠竹在暖陽中沙沙作響,斑駁樹影投映下,恍然間,一如望見當年那漫卷連綿山巒的紅色,迎風搖曳。

  10月25日,漳州“重走紅軍進漳路”采風團走進平和、漳浦,從崎嶇的羊腸山路至寬闊的柏油大道,采風團循著歷史的車輪緩緩前行,走近紅軍進漳烽火燎原的那段崢嶸歲月。

  平和暴動紀念碑前:

  星星之火終成燎原之勢

  “快看!這個雕像多像一個握緊的拳頭!”上午9時許,采風團來到位于小溪鎮的平和縣城中山公園,屹立于公園中的雕像吸引了眾人的目光。走近仰視,雕像上栩栩如生地刻畫著“平和暴動”的戰斗場景,在雕像底座,“八閩第一槍”五個大字格外醒目。

  1928年3月,以福建省工農革命軍獨立第一團為主力發動的“平和暴動”,揭開了“福建農民自動奪取政權的第一幕”。隨后,平和縣成立了福建省第一個縣級紅色政權。

  紅色的種子播撒下,很快便如雨后春筍般在這片熱土抽枝發芽、遍地開花。

  1932年4月,紅十五軍進駐平和文峰、山格、小溪、霞寨等地,駐小溪地區的部隊設團部于姑娘樓。在平和期間,戰士們紀律嚴明,說話和氣、買賣公平,向群眾借東西有借有還、損失照賠,不拿群眾一針一線。這樣的好隊伍、好戰士,深深打動了平和百姓,革命熱情日益高漲。

  “當聽到紅軍要擴軍的消息,當地眾多有志青年紛紛報名,很短時間內就有100多人參加紅軍。”平和縣委黨史和地方志研究室工作人員蔡凱琳告訴我們,紅軍在平和縣境內先后建立了90多個區、鄉、村蘇維埃政權,先后有600多名平和優秀兒女加入紅軍戰斗序列。

  “閩粵邊紅軍游擊隊改編為新四軍第二支隊第四團第一營后,也是從平和縣城中山公園出發北上抗日。”隨著講解員的話語,一個個轟轟烈烈的紅色革命事件,在采風團成員們的眼前徐徐展開。而眾人腳下的這片熱土,如歷史長車上的軸承,連接起每個重要的轉折,承前啟后地推動著砥礪前行。

  漳浦縣革命歷史紀念館:

  紅磚小樓娓娓講述歷史

  抵達位于綏安鎮的漳浦縣革命歷史紀念館時,已是午后。陽光溫暖地灑在這幢二層內通廊式小樓上,“為人民服務”五個大字熠熠生輝。

  與芝山紅樓相似,眼前的小樓同樣由紅磚砌墻,有著幾彎西式拱門立柱,尖頂屋面依稀可見南洋風情。一南一北的兩棟“紅樓”遙相呼應,一如87年前從薌城綿延至漳浦的紅色烽火。

  1932年4月20日,毛澤東率領中央紅軍東路軍成功攻克漳州。22日,他做出了“以龍溪圩為中心的農村革命根據地,向南靖、平和、漳浦、云霄、龍溪五縣擴大游擊戰爭,創造小紅軍,建立小蘇區”的決定,并報蘇區中央局書記周恩來同意。24日,中央紅軍東路軍第三軍進駐漳浦縣城,軍部就設在了這座新路尾教堂紅樓。

  開糧倉、分浮財,廢除苛捐雜稅和高利貸,指導地方黨組織、游擊隊、赤衛隊發動群眾打土豪、分田地,并在分田后的鄉村成立蘇維埃政權……中央紅軍駐漳浦期間,閩南工農武裝力量不斷壯大,革命烽火呈燎原之勢向四方拓展。

  “時任東路軍總政委的聶榮臻到漳浦指導創建蘇區的斗爭時,曾住在這棟紅樓。”紀念館講解員陳文瓊告訴我們,為了執行毛澤東關于“創造小紅軍,建立小蘇區”的指示,聶榮臻與紅三軍軍長徐彥剛、政委葛耀山等積極指導鄧子恢、王占春等閩南黨和紅軍領導人在漳浦大力宣傳黨的宗旨,開展打土豪、分田地,建立蘇維埃政權等斗爭,并成立漳浦縣工農革命委員會,在原有靖和浦革命根據地的基礎上創建靖和浦蘇區,被當地百姓親切地稱為“閩南井岡山”。核心區域漳浦由此成為中央蘇區的重要組成部分。

  穿過87年的風煙,那些紅色身影也逐漸從歷史深處清晰起來。

  在漳浦縣革命歷史紀念館里,從“開辟閩南井岡山”到“中央蘇區的南部屏障”,從斗笠、路銃到紅色文件、帶血的紅袖章,由當年紅三軍軍部舊址修繕重建出的六間展室,用大量珍貴的歷史照片、文物,循著時間脈絡向我們娓娓講述著那段前赴后繼、可歌可泣的斗爭歷程。而這座用燈火照亮溫暖了一方熱土的紅色小樓,如今也已成為省級文物保護單位、省級黨史教育基地、市級愛國主義教育基地和漳州十大革命遺址之一,每年都吸引了無數如我們一樣的人,前來追尋先輩足跡,感受紅軍戰士的英勇與無畏。

  漳浦南浦大厝:

  歌謠傳唱老宅見證變遷

  “紅根(軍)來,白根(軍)去,苦桃子(日子)不出世(復返)。”參訪中,漳浦縣委黨史和地方志研究室主任陳俊雄輕輕哼起這首當年在“小蘇區”廣為傳唱的閩南語童謠。

  “為什么會選擇在漳浦建立‘小蘇區’?”面對采風團的疑問,陳俊雄攤開紅軍進漳時的漳浦紅色政權分布圖,指給我們看:“在漳浦創建蘇區有著獨特的優勢,因為它在大革命時期就建立了中共地方組織、土地革命戰爭年代成為閩南革命根據地的搖籃,還有紅軍進漳前這里火熱開展的閩南游擊戰斗,這些都為靖和浦蘇區在漳浦建立奠定了堅實基礎。”

  地圖上連點成線的一個個紅色標識,如一面面旗幟般星羅棋布在被譽為“中央蘇區東南部屏障”的這片熱土上,其中有一面格外醒目。它背山臨溪,深入民居,在它的下方標有一行小字:“中共漳州中心縣委機關駐地舊址,南浦鄉南浦村南浦大厝”。

  驅車前往,當這間歷經百年風雨的老宅從地圖上躍至采風團面前,威武依然。

  “紅軍進漳浦后,開創了以龍溪圩、龍嶺、山城、車本為中心的縱橫百里的靖和浦革命根據地。那時的南浦鄉被稱小龍溪,南浦大厝所在的龍溪圩,不僅是開展農民運動、建立紅軍蘇區的重要活動場所,還是當地五縣邊區百姓最重要的集市貿易場。而眼前這座百年大厝,更是一度成為當時南浦的地標。”宣講員許文革告訴我們,為加強對靖和浦蘇區的領導,1932年5月,中共漳州中心縣委成立,機關駐地就設在這棟三層小樓。中國工農紅軍第三獨立團成立后也曾進駐這里。因此當地百姓更喜歡稱呼這里為“紅軍樓”。

  如今,在小樓的外墻壁上,仍保留著中央紅軍和閩南革命委員會警衛營等標語字跡。踩著“咯吱”作響的木質樓梯拾級而上,電臺、行軍箱、紅軍用品、“蔡協民與曾志居所”的竹制桌椅等老舊物件,在這座指揮部的舊址里,靜靜述說曾經風起云涌的紅色歲月。透過三樓小窗向龍嶺望去,仿佛仍能聽見當年那響徹漫野的沖鋒號和機槍聲……

  “一路聆聽著,記錄著,感動著。紅軍,紅樓,紅土地,眼前的這片紅,讓我們充滿無限敬畏。”采風團成員李宏民由衷感嘆。

  登上大厝北面的露臺遠眺,舉目郁郁蔥蔥、枝繁葉茂,萬畝竹林已從當年硝煙彌漫的戰場,變成如今老區人民致富的聚寶盆。“每年4月到10月是打竹筍的季節,村里處處可見收成的繁忙場景,家家戶戶以竹、筍致富奔小康。”南浦村委會主任林淵泉告訴我們,依托紅色文化,結合生態、旅游和美麗鄉村建設,村子正在串珠成鏈、熱火朝天發展多業態,各式新項目建設如火如荼。這片歷經紅色洗禮的熱土,革命火種從未熄滅,讓無數先輩期待著的美好生活,正一步步照進現實。

  ☉閩南日報記者 蔡柳楠 張江璐

  采風團在漳浦南浦大厝前合影 閩南日報記者 黃子君 攝

  

  遇見戴著黨徽的老人

  還未走進平和縣城中山公園,路邊大榕樹下三五成群的老人們吸引了記者的目光。

  當知道采風團的來意后,在場的老人爭先恐后地向記者介紹著平和人民的革命史,“他爸爸參加過抗日戰爭,你采訪他。”“他爸爸參加過解放戰爭,情況他最了解。”……

  一位老人胸口上的黨徽顯得格外耀眼。這位老人名叫盧木平,今年八十多歲了。盧木平告訴記者,幾十年前他加入中國共產黨,力所能及地為黨的事業做著貢獻。當記者問他為什么佩戴黨徽時,盧木平說:“在最艱難的時候,是黨帶我們走過來的,所以我一直戴著黨徽,時時提醒我們不忘黨員身份。”

  尋找名叫“姑娘”的樓

  采風團到達平和縣城中山公園后,得知這里幾經改建,僅留存的“平和暴動紀念碑”。采風團隨行人員翻出隨身攜帶的黨史資料,找尋紅軍留下的足跡。

  平和革命史中有一段記載“紅十五軍進駐文峰、山格、小溪、霞寨等地,駐小溪地區的部隊設團部于姑娘樓”。看到相關記載,在場的記者為之一振。紅軍進駐的姑娘樓是否仍留存?

  幾經輾轉,我們打聽到了姑娘樓的下落。姑娘樓位于現小溪鎮東大路附近,遺憾的是姑娘樓的舊址已被拆除,我們尋找紅軍痕跡的唯一線索中斷。雖然沒有看到有關于紅軍留下的足跡,但是一路走來的所見所聞,讓我們堅信紅軍在平和留下的精神將代代傳承下去。

  ☉記者張江璐 通訊員 黃水成

在漳浦縣革命歷史紀念館,講解員陳文瓊向媒體記者介紹革命歷史。閩南日報記者 黃子君 攝

  采風特寫

  一箱納“三局”

  在漳浦南浦大厝二樓書房的角落,陳列著一口木箱,箱側兩個提手已斷裂,箱蓋折頁處銹跡斑駁。

  “別看這個箱子不起眼,戰時它可是一肩扛起了紅三軍‘財政局’‘衛生局’‘情報局’的重要職責。”宣講員許文革告訴我們,紅軍進漳浦后,由于條件艱苦、物資有限,彈藥都是分發到人、隨身攜帶,藥品、錢餉則是統一保管。“你看這個箱子的右側三個暗格,就是用來存放當時紅軍僅有的一點銀元和稀缺藥品;箱內大空間保存重要物資,箱蓋上的四格竹欄則是用來放置重要戰報及批條。這些竹欄均取材于南浦鄉漫山遍野的綠竹,非常堅韌、耐用。”

  “它身上的每一處疤痕,都見證著那段槍林彈雨的歲月。這些老物件不能言語,摸著它們,我卻覺得此刻勝似千言萬語。”市文旅局文物管理科干部林文成說。

  一箱開“良方”

  在漳浦縣革命歷史紀念館的第一展室里,珍藏著一個古紅色的醫藥箱。箱子為全木制,上棱邊幾處殘缺,落漆的箱底有些許裂紋。

  這是無產階級革命家、國務院原副總理鄧子恢使用過的醫藥箱。1931年12月,鄧子恢調任中共廈門中心市委巡視員,指導漳浦、平和等縣土地革命和游擊隊。1932年初,鄧子恢背著醫藥箱,“化身”鄉村郎中,在漳浦西部的小山城、象牙莊及鄰縣的平和、南靖一帶走村串戶,秘密發動群眾創建農會、建立革命根據地。

  “不少群眾都接受過鄧子恢無償送出的藥品。他不但會為人治病,還會診斷社會疾苦,開出革命斗爭的良方。”聽完館內講解員陳文瓊的話,駐漳浦縣發改局紀檢組專職干部許雅鳳不住感嘆,“這個藥箱裝著的,不僅是他那顆醫治民眾疾苦的醫者仁心,更裝著他那顆點燃山城烽火、解放勞苦大眾的革命紅心。”

  ☉閩南日報記者 蔡柳楠

  

福彩6十1开奖结果查询